服务热线
400-621-6806

周一至周六

8:00-18:00

在线客服
 
BLI亲和力测定

卡梅德生物(KMD  Bioscience)基于Octet 系统为客户提供准确、快速的亲和力测定服务生物膜干涉技术(Biolayer Interferometry,BLI)是一种基于光学的无标记检测技术,用于实时检测两个或多个分子之间的分子互作。

传统的分子互作技术(免疫共沉淀Pull Down、EMSA、ELISA等)只能得到定性结果,而BLI亲和力测定可以进行定量结果的测定。Octet 系统包含多样的传感器类别、具有很高的灵活性和灵敏度,使研究人员有可能在任何结合中研究,包括抗原抗体亲和力检测,蛋白与小分子多肽亲和力检测,蛋白与小分子药物的亲和力检测等。可以研究范围广泛的分子,从离子、片段和小分子到蛋白质和病毒。 

卡梅德生物的技术专家基于BLI亲和力测定技术,在项目开始前为客户提供准确、有效的技术咨询服务,为客户提供2-3周的快速亲和力检测周期,为客户提供准确、有效的亲和力测定数据,为客户的实验项目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图1 ForteBio Octet平台图

 

生物膜干涉技术(BLI):

 

生物膜干涉技术(BLI)的原理是一束可见光穿过光纤,在传感器端的光学膜层的两个界面会形成两束反射光谱,叠加形成一束干涉光谱, 分子结合导致膜层厚度变化,并通过干涉光谱的位移值而体现。原理图见图2。

 

图2 BLI原理图

 

应用范围:

 

BLI技术应用范围广泛,我们提供通过BLI分析研究生物分子相互作用的服务。

通过BLI研究各种生物实体,包括小分子 (<100 Da)、蛋白质、核酸、脂质、细菌、病毒和全细胞。已有很多研究应用BLI技术快速实现了亲和力测定、蛋白定量分析及动力学分析等实验。比如Lijun Zhou等人使用BLI技术研究了Lsm复合物与mRNA末端寡聚核糖核酸的结合能力与机制。LIU C X等人通过BLI技术,分别测定了不同时间点下过氧化物酶 I和过氧化物酶 II与生物素化腺苷的结合速率常数,表明半胱氨酸到丝氨酸的诱变可能影响了配体-蛋白质的相互作用。Kahsai等人通过BLI技术筛选了针对G蛋白偶联受体的RNA适配体,并使用生化、药理及生物物理实验证明了适配体与靶标的亲和结果,发现了RNA适配体作为GPCR调节剂的功能,显著扩展了可用于研究G蛋白偶联受体结构和功能调节的配体的多样性。Wang W等人通过突变研究,多个层面对SUN-KASH复合物发挥功能的结构与分子机制进行了阐释,BLI技术不仅可以检测结合的强弱,还可以了解复合物的结合模式。Kawaharada等人通过BLI技术检测结果表明了EPR3的胞外结构域可以特异识别单体EPS,BLI技术也可用于蛋白功能的研究。Landgraf等人借助BLI技术,使用SA传感器研究多分子协同作用,对开发丝氨酸蛋白酶和假蛋白酶的选择性变构激活剂具有广泛的意义

我们提供高灵敏度的仪器和精确的实验方案,可有效帮助客户进行小分子、脂质和核酸的研究,得到定量数据。

--检测通量:96通道

--分子检测下限:150 Da

--KD范围:1 mM~10pM

--样品范围:血清、细胞裂解液、上清液、发酵液、组织匀浆等粗样品及纯化样品

--Kon(结合速率):102~107M-1S-1

--Koff(解离速率):10-6~10-1S-1

 

 检测类型:

 

有几种类型的BLI动力学检测是常用的,包括样本之间是否存在特异性结合、结合亲和力、结合/解离速率、筛选与排序、竞争实验、抗原表位配对等动力学测定(图3);抗体或重组蛋白定量、抗生素或毒素检测、ELISA定量替代实验等浓度测定(图4)。每种检测类型都会生成有助于分析生物分子的独特信息。

 

 

图3 BLI动力学检测实时曲线

 

 

图4 BLI浓度测定实时曲线

 

服务范围:

 

卡梅德生物提供基于BLI亲和力检测技术的无标签分子互作研究:包括蛋白质-蛋白质的亲和力检测;抗原-抗体亲和力检测;蛋白质与小分子药物亲和力检测;蛋白质-DNA亲和力检测;抗体亚型分析;抗体配对;杂交瘤筛选等,以及根据客户的需要,含受体的低分子量化合物和许多其他化合物的亲和力检测以及高通量亲和力排序服务。

根据不同的实验目的、实验样本,我们可选择匹配的传感器进行实验。我们拥有十余种传感器,满足丰富的样本需求。

 

传感器类型

传感器名称

 

 

通用型

* Streptavidin(SA)

* Super Streptavidin(SSA)

* High Precision Streptavidin(SAX)

* Amine Reactive 2nd Generation(AR2G)

* Aminopropylsilane(APS)

 

捕获型

* Anti-Penta-HIS(HIS)

* Ni-NTA(HIS)

* Anti-GST

 

 

 

 

抗体类

* Anti-Human IgG Fc(AHQ)

* Anti-Human IgG Fc(AHC)

* Anti-Murine IgG Fv(AMQ)

* Anti-Murine IgG Fc(AMC)

* Anti Human IgG Fab(FAB2G)

* Protein A

* Protein G

* Protein L

 

样品要求:

 

客户提供

要求

 

 

客户可提供抗体,蛋白,多肽,化合物小分子等样品

* 缓冲液:PBS, HEPPS等不含有机试剂,不含Tris等带有氨基基团的试剂,尽量不含甘油,咪唑,海藻糖或其他盐类

* 大分子样品(蛋白):样品量>2 mg,浓度>0.5 mg/ml

* 大分子样品(抗体):>200 μg,浓度>0.5 mg/ml

* 多肽样品:>200 μg,浓度>0.5 mg/ml

* 化合物小分子:>1 mg,浓度>1 mg/ml

 

服务优势:

 

--技术专家直接服务,满足客户需求

--高准确度分析仪器,经验丰富的操作以及严格的质量管理,保证结果准确可靠

--检测效率高,无需标记、实时监测、浸入即读、可实现高通量检测,检测过程实时监控

--方法设计更加便捷,简单灵活易操作

--仪器检测灵敏度更高,样品消耗量更低

--传感器种类丰富,可满足各种配体固定需求

--样本容纳性强:可适用于粗样品:细胞上清、培养液等

--抗干扰能力强:检测不受温度、缓冲液折射率等外界环境影响

--应用范围广泛:可用于蛋白、核酸、多肽、纳米材料等分子互作分析

--提供真正的一站式服务:提供从亲和力测定服务,到分子互作研究的一体化解决方案

 

如何订购?

 

如果您对我们的服务项目感兴趣,请直接拨打热线电话:+86-400-621-6806或发送邮件至info@kmdbioscience.com

 

参考文献:

[1] ZHOU L J, ZHOU Y L, HANG J, et al. Crystal structure and biochemical analysis of the heptameric Lsm1-7 complex [J]. Cell Research, 2014, 24(4): 497-500.

[2] LIU C X, YIN Q Q, ZHOU H C, et al. Adenanthin targets peroxiredoxin I and II to induce differentiation of leukemic cells [J]. Nature Chemical Biology, 2012, 8(5): 486-93.

[3] KAHSAI A W, WISLER J W, LEE J, et al. Conformationally selective RNA aptamers allosterically modulate the beta(2)-adrenoceptor [J]. Nature Chemical Biology, 2016, 12(9): 709-+.

[4] WANG W J, SHI Z B, JIAO S, et al. Structural insights into SUN-KASH complexes across the nuclear envelope [J]. Cell Research, 2012, 22(10): 1440-52.

[5] KAWAHARADA Y, KELLY S, NIELSEN M W, et al. Receptor-mediated exopolysaccharide perception controls bacterial infection [J]. Nature, 2015, 523(7560): 308-+.

[6] LANDGRAF K E, SANTELL L, BILLECI K L, et al. Allosteric Peptide Activators of Pro-Hepatocyte Growth Factor Stimulate Met Signaling [J].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2010, 285(51): 40362-72.